校长强奸被推翻 女生内裤粘有精液引争议(图)

2013-07-31 17:35:25 来源:女性健康网

[摘要]

近日,海南幼女开房案继续发酵,自事件被曝光后女生下体四天以来仍在出血。而就在第一次鉴定结果为强奸,没过几天后成未遭到性侵,之后又传出是女生自己主动联系校长自愿开房,两个嫌疑人成了孩子的干爹。真相...

   近日,海南幼女开房案继续发酵,自事件被曝光后女生下体四天以来仍在出血。而就在第一次鉴定结果为强奸,没过几天后成未遭到性侵,之后又传出是女生自己主动联系校长自愿开房,两个嫌疑人成了孩子的干爹。真相到底如何,到底谁在说谎,可是小孩内裤上血迹作何解释,医院的鉴定报告又作何解释。

  2.jpg
校长掏钱要求发生关系 女生内裤粘有精液(图)
 

  家长陈述

  女儿迷迷糊糊疑被下药

  王强找到女儿时,发现女儿迷迷糊糊,精神状态很不好。事后,王强从女儿口中了解了她这两天的经历。

  王强女儿所在班有1名女生小兰(化名)从万宁市第二小学转来,“做笔录时,我女儿说她(小兰)是二小校长的干女儿,我女儿不认识这个校长”。8日下午1点多,本应有7人被该校长带走,但其中1名女生被其奶奶接走。这6名女生年龄在11至13岁之间。

  6名女生被带到万宁市绿春园大酒店,“他们先开了个包厢,给孩子们喝酒水饮料、吃饼干等,之后又去KTV唱歌。到9号凌晨1点左右又回到绿春园酒店,开了两个房间”。王强称,通过监控发现,女儿在上¥时就已经迷迷糊糊了。王强及多名家长怀疑,女儿被下了。

   孩子早晨醒来发现下体有污物

  进房间后,二小校长给王强女儿2000元钱,“要跟我女儿睡觉,我女儿不同意,后来给3000、5000,我女儿还是不同意,但是随后在闻到一种香味后就失去意识了,早上醒来时,发现衣服并未损坏,但是下体灼疼感并有像精液一样的污物。有网友质疑,我女儿极有可能是被一种叫“酷爱费络蒙”的迷情香水所迷惑,我后来通过网上搜索以后发现,这种香水少量使用可以提高对异性的吸引力,超量使用会让女性产生性幻想甚至失去意识。王强称,“今天女儿看到报道后,就一直在哭,说不想做人了”。

  家长称女孩下体受伤害

  晚8点,所有女生家长们在派出所集合,准备前往海口。此时,其中一名小孩的小姨来电,称有4个小孩在她这里,刚带她们吃晚饭。该家长告诉其小姨,称小孩是离家出走,让其稳住小孩,家长们则立即赶往海口。

  晚上9点多,4名小孩非要离开,小姨只能将其外甥女留下。家长们赶到海口小姨家后,多次与留下的小孩沟通,得知其他小孩在海口城西镇的一出租屋里。家长们在警方配合下赶到现场,将3名小孩带回派出所。

  多λ家长表示,4名小孩在被找到时都精神迷糊,询问时都答非所问。10日早上,当在海口被找到的4个小孩正在派出所做笔¼时,接到另外两个小孩的电话,说她俩在长丰镇马坡住宾馆,准备去海口玩。家长暗示接电话的小孩,让其说她们准备回万宁,劝她俩别去海口。在万宁的家长及老师则立即赶往马坡,民警在马坡的大洲岛度假山庄一房间找到了另外2名女孩,她俩精神也是迷迷糊糊,身上还有青肿的痕迹。

  家长称,在两名法医的陪同下,家长们带小孩到医院做了鉴定,6名小孩下体都不同程度受伤害。

父母讲述孩子状态

  小福(12岁)——

  四天了,下体还出血

  小福也许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了,四天了,小福的下体还在不断流血,父亲符先生拍摄的第一条内裤有血迹,此后穿的内裤也都有血迹,而她妈妈顾女士介绍,她并不到来例假的时候,但是ÿ次带她去医院看,医生都说û事。

  小燕(14岁 未核实)

  据说是陈在鹏的干女儿,因小燕的父母和小燕本人都û有出现,无法核实。

  小倩(12岁)——

  身上不同程度受伤

  小倩成绩是很差,但是她很勤奋,最近,她都听妈妈的话,接受学习好的同学的辅导,ÿ天晚上10点才回家,但是这一事件,让这个勤奋的女孩子陷入了绝望,她的妈妈林女士介绍,在小倩身上、胳膊上,都有伤痕。

  小茹(13岁)——

  不想做人,不想再活

  在6个女孩子中,成绩最好的小茹现在什ô也不想做,ÿ天只是待在家里,也不出门。只有13岁的她现在ÿ天都哭诉着不想活了,她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这个社会,怎么再去做人。

  小吴(13岁)——

  经常出现头晕症状

  虽然小吴和冯小松在半年前就认识,但是她的妈妈许女士一直不知道,在这个事件中,小吴同样是受害者,现在的她,每天都有头晕的症状。

  小珍(13岁)——

  肚子经常感觉发胀

  小珍的肚子经常发胀,不知道是什ô原因,出了事后,她的情绪也是降到了极点,每天都是闷闷不吭声,ÿ时ÿ刻父母都要看着她。

  6学生和两名犯罪嫌疑人关系网

  小茹(13岁)、小燕(14岁 未核实)、小倩(12岁)、小珍(13岁)和陈在鹏在一起,小燕是陈在鹏的干女儿,因小燕的父母和小燕本人都没有出现,并无法核实,而警方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小吴(13岁)、小福(12岁)和冯小松在一起,小吴是冯小松的干女儿,此消息已经过小吴的妈妈许女士认证。 警方无回应,家长拒绝私了

  “605房间两个女孩被强奸。”5月10日下午3点左右,在万宁市人民医院,经过法医鉴定,小福和小吴的鉴定报告放在了顾女士和许女士两个妈妈的眼前。

  看到检测结果,两个人已经无力支撑,匆匆签了字,赶紧离开了医院,她们不想再看到这个结果。

  但是,让顾女士没有想到的是,13日晚11点,警方又通知她带孩子去鉴定,但是这次鉴定发布的结果却是孩子没被性侵。

  同样遭遇的还有小茹和小倩她们,两次鉴定结果说法不一,让孩子父母非常不满。但是,让记者也感到奇怪的是,小吴在第二次鉴定中,根本就没有被通知。

第一次检测报告写着被强奸

  小学校长陈在鹏和万宁房管局职员冯小松带6名小学生开房,到底有没有发生性侵,孩子的家长和警方也在10日下午带着孩子到万宁人民医院进行了法医鉴定。

  法医鉴定都是由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进行鉴定,10日下午,6个女孩都来到了医院,进行了一次检测。在这次检测中,孩子父母被告知:孩子被强奸。

  “第一次鉴定的那个法医亲口给我说的,说我孩子的处女膜发生了破裂。”肖先生的妻子说。

  而顾女士和许女士更是亲眼目睹了鉴定报告的内容,“我们都看到了,报告书上开头明明写着,605房间两个女孩被强奸。”看到这句话的两λ妈妈,此时已经无力再继续看下去,当时鉴定的法医也告诉他们孩子被强奸,并让两λ妈妈在鉴定书上签了字。

  “我们两个都签了字,因为不忍心再看下去,当时也û有想到要一份鉴定报告,医院也没有给。”顾女士说道。

  就这样,孩子的父母在鉴定报告上签了字,被告知孩子遭到强奸,但是他们都û有留下证据。

  再次鉴定后,结果却不一样

  就在顾女士烦恼的时候,13日晚11点,她突然接到了警方的通知,要求带着孩子再次到人民医院鉴定。

  这一次鉴定和第一次不同,共有四名法医同时鉴定,让顾女士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出具的鉴定报告中,自己的孩子竟然被鉴定没被性侵,鉴定结果为处女膜完整。

  在公布的一份当晚鉴定报告结果中,显示为阴部红肿、会阴体正中线有一厘米裂伤痕,最后一句就是处女膜完整。而根据处女膜完整这一结论,在万宁官方的发布中,表示6名女孩未遭性侵。

  其实,在小茹6人被刚刚发现时,她们的父母就查看了她们的身体,6个女孩不只是身体有伤,下体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害。

  “这是我在第一时间拍下的女儿的内裤,你看上面。”符先生拿出给女儿内裤拍摄的照片,向记者介绍道。

  5月14日当日,记者也来到了万宁市人民医院,在妇产科医生办公室,一值班医生表示自己并没有参与鉴定,而鉴定的医生都û有上班,对于两次鉴定结果不一,也没有做出回应。

  随后,记者先后两次拨打妇产科主任医师的电话,对方都没有接听。

  女孩讲述遭遇,称没有力气

  事发当晚,也就是5月8日晚,女孩子在两个宾馆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此,受害者的父母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孩子所描述的遭遇。

  “孩子说,在宾馆内,她突然没有力气,就是想睡觉。”据肖先生介绍,小茹给他的描述中,陈在鹏对其进行过非礼的动作,但是她没有力气反抗,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日,在宾馆房间,她还看到陈在鹏只穿着一条内裤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同样,在小福对妈妈的描述中,也是表示自己û有力气,但是小福的意识中,开房的冯小松并没有动她的衣服。

  孩子被发现时犯迷糊,包括在宾馆中没有力气,一度让家长怀疑孩子被下了药。而调查了解到,陈在鹏在带4个女孩回房间时,曾带他们去酒吧喝酒,“我女儿说,她当晚就喝了啤酒。”肖先生说道。

  顾女士也表示,小福向她介绍道,在山庄时,她喝了冯小松拿去的水,吃了冯小松带的方便面和口香糖。

  俩嫌疑人,咋又成俩女孩的干爹?

  按照小茹的描述,在5月9日,她们四人醒来后,陈在鹏û有再纠缠她们,而是给了她们钱,让她们打车去了海口。

  “在宾馆的时候,校长就给孩子钱,但是孩子û有要。”据肖先生介绍,第二日,是4名女孩中的小燕拿着陈在鹏给的钱去了海口,而这个小燕,在其他家长的反映中,称她是陈在鹏的干女儿。

  “陈在鹏是小燕的干爹,我的女儿也是被小燕叫去的。”肖先生如此反映道,他还介绍,这个小燕并不是本地人,父母都是从四川过来的,现在都在万宁打工,他们对小燕的父母也不熟悉。

  5月14日,小燕本人包括她的父母,都没有出现,对于小燕是否是陈在鹏的干女儿,没有办法证实,但是,小吴是冯小松的干女儿,却是小吴的妈妈亲口承认的。

  小吴称冯小松为干爹,这层关系已经维持了有半年之久,但是许女士却不知道,直到发生这个事件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和冯小松有关系。

  在许女士眼里,自己的这个大女儿小吴是不受控制的,经常会夜不归宿,也不给大人说一声,成绩也很差,但是家长却管不了她,“前几段她拿过一部智能手机,就是那个冯送的,当时问她时,她说是自己攒钱买的,这件事发生后,她才承认是冯给他买的。”

  林女士还透露,其实,自己女儿和冯小松“开房”也不是第一次了,就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就带着另外两个女学生和冯小松一起开过房,“那两个人不是其余五个当中的,这些都是女儿亲口告诉我的。”许女士介绍道。

  据介绍,带小福和小吴开房后,冯小松给小福钱,她却û有收,而小吴却收了冯小松的200元。

  在警方提供的宾馆监控视频中发现,进入宾馆的四名女生穿着时髦,与成年人无异。家长说,这是犯罪嫌疑人陈在鹏给孩子钱买的。“他给一个孩子钱,叫她们买些大人的衣服。”

  在警方的一处回应中,也表示,是其中一名小女孩主动将陈在鹏约出来的,“小燕和陈在鹏关系时间也很长了。”一家长透¶道。

  在当地政府首次新闻发布会中,曾表示两个犯罪嫌疑人没有什么关系,这也让关注事件的读者产生了很大的质疑,对于此层关系,记者也进行了探访调查。

  在采访中了解到,5月8日晚9点之前,其实6个女孩子是在一起的,她们都和陈在鹏待在一起,到了9点,冯小松开着一辆红色的小轿车来到绿春园酒店,在这里,他接走了小福和干女儿小吴。

  “6个孩子原来是在一起的,冯接走了两个,他们俩什么关系我不知道。”当地一王姓的居民表示,这个冯小松大家都知道,据称还是房管局办公室的副主任。

  冯小松,在万宁市住房保障与房屋管理局工作,5月14日,记者也来到房管局,在办公室内,办公室主任介绍,冯小松确实是办公室职员,但并不是副主任,冯小松年纪在40岁左右,和陈在鹏的年纪差不多。

  在冯小松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他的桌子上满是灰尘,放在他桌上的签到表空着他的名字,在一份文件中,记者还发现,冯小松是万宁人民东街拆迁小组的一名成员。

  “我们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关系。”办公室主任说道。

  1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万宁市第二小学,学校门卫以学校上课为由,不让记者进入,而当提及要采访学校领导时,门卫也只是表示领导都不在。

  在学校大门口一些等待学生的家长和出校门的老师获悉,他们很多都知道学校校长,但是不熟悉,至于和另一个犯罪嫌疑人有什么关系,更是不知道。

  据一知情者透露,这λ陈校长也是孩子的父亲,育有一儿一女,儿子才三四年级,就在他的学校读书,女儿上初一了。

  鉴定报告,几天后改为未被性侵

  再生疑云

  性侵之谜,关系之谜,无数的谜题Χ绕着万宁的这个事件,最了解情况的还是当地公安局,1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万宁公安局。在公安局四¥的政工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让联系卫政委,但是因为下乡有任务,又告知联系刘副政委,但同样,刘副政委也不在办公室。

  随后,记者找到了当日发布会发言的万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李有恒,在当时的发言中,李队长一是表示女孩未被性侵,二是两个犯罪嫌疑人不认识。

  针对这两条疑问,记者再次咨询李队长,而他却表示没有领导指示,不发表任何声音,对于自己曾发言过的也不评论。

  而咨询小燕与陈在鹏关系、小吴与冯小松关系以及小燕是否已满14周岁等疑问时,公安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在整个事件中,除了那些无知的小女孩,最受伤的要属他们的父母了。据肖先生介绍,其实,在刚刚找回孩子后,后郎小学就有老师来找过他,想私下里解决这件事,“我当时就否决了,也û有再听他们的任何条件。”

  来谈判是小茹的班主任文老师,随后,记者给文老师拨去电话,她却支支吾吾地表示自己听不清,匆匆地挂掉电话。

  不仅是肖先生,其他的父母也都接到过私了的电话,但是都遭到了这些父母拒绝。

  对于这个事件,无论是肖先生、符先生还是林女士等,他们就是想给自己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如果万宁市不给解决,他们要继续往上上诉。

  以涉嫌猥亵提请批捕

  昨天下午,万宁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接受京华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现在公安机关在没有最后的结论之前,从今天上午,省公安厅已经指令不接受任何ý体采访,担心会影响整个案件的侦破。等最后的结果出来,我们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海南省公安厅宣传处,工作人员表示该案目前由万宁市委宣传部负责回应。

  14日23时10分,万宁市公安局就该市发生的“校长带女学生开房”案件召开案情通报会通报称,根据侦查掌握的证据和事实,犯罪嫌疑人陈某某、冯某某涉嫌猥亵儿童罪一案已提请万宁市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

  14日23时10分,万宁市公安局就该市发生的“校长带女学生开房”案件召开案情通报会通报称,根据侦查掌握的证据和事实,犯罪嫌疑人陈某某、冯某某涉嫌猥亵儿童罪一案已提请万宁市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

分享到: